新闻资讯

气象专题

公众互动

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»新闻资讯 »媒体聚焦»北京市民烟花支出逐年缩水 除夕爆竹销量连续六年下降

北京市民烟花支出逐年缩水 除夕爆竹销量连续六年下降

日期:2017-02-13 15:07:26

虽然在除夕的“蓝颜”后,一夜“劈里啪啦”又让北京的天空呈现出灰蒙蒙的状态,但据数据显示,我市集中燃放烟花爆竹的持续时间比往年已明显缩短。北京晨报记者昨日在三环内外,随机采访的市民均表示对燃放鞭炮的兴趣逐年递减。有市民称想为“见蓝天”出份力,未购置爆竹,更不愿戴着口罩去拜年,也有市民表示,手机抢红包和出门逛庙会,一样可添年味。据统计,截止到昨日凌晨,全市共销售7.7万箱烟花爆竹,同比下降4.9%,已连续6年下降,集中燃放持续的时间比往年明显缩短。

兴趣递减孩子劝 花费逐年缩水

住劲松的刘先生一提起过年放炮,最先想到的还是七八年前,“那时不买个四五千的烟花炮仗,不痛快听个响,哪儿叫过年啊。”据刘先生描述,当时自己在头年前儿就会把各种烟花爆竹买齐,就等着一块跨年守岁的时候燃放。“图个热闹吉利,再加上刚‘禁改限’,政策放开,已经十多年没亲自放过炮、点过烟花了,这就有个新鲜劲儿。”

不过,据刘先生回忆,近些年,这笔支出倒是逐年减少了。据他称,2012年之后,家里人对放炮这事儿都不新鲜了,所以每年买的烟花也就少了,花个1千来块钱已经是多的。“顶多是预备些炮仗,除夕、破五放几挂,再放个普通的礼花。而在去年和今年,这项花费就更少了,“今年最少,天天看新闻说号召少放炮,干脆就只买了一挂鞭炮,给孩子买了俩小烟花,这倒不错,省得‘烧钱’了”。

家住世纪城的张先生,今年则是头一次啥烟花爆竹都没消费,“以前除了买鞭炮,肯定要买大礼花弹,去年还买了两大筐呢,放后备箱,家里人直埋怨危险,今年却连小鞭儿都没买”。张先生笑言,不是自己觉悟高了,是孩子觉悟高,“人大附小放假前专门拜托学生们叮嘱家长,为了环境与蓝天,过年少放爆竹,最好别放,孩子们都可认真执行了,我这就是被孩子千叮咛万嘱咐,一个炮仗都不敢买。”

不愿戴口罩拜年 自觉不买烟花

通州天时名苑小区外,记者眼瞅着一位青年在烟花爆竹零售店前踌躇了许久,最终他只向老板问了问今年烟花爆竹的种类,价钱还没谈,就转身离开了。“也是心里斗争了很久,今年还是甭放了吧。”这位青年向记者介绍,自己姓陈,是“九零后”,出生的时间,正巧赶上北京市颁布禁止燃放烟花爆竹规定的那一年,按他的话说,“头上中学以前,自己没正儿八经地听过炮仗响”。

“刚刚‘禁改限’那一两年,家里面也是炮仗烟花买不少,图个新鲜,但这几年基本上就没在上面花过钱了”。小陈回忆,几年前最开始让他打消放炮念想的,并不是空气污染,而是一条被疯转的微博,“微博内容是说每年除夕之后,最早开始忙碌的环卫工人都特别不容易,少放点炮,可能就能让人家早点儿回家过年。”

从去年开始,小陈也愈发注意到燃放烟花爆竹对空气质量的影响。他说,早晨刺鼻的烟花爆竹味道同样挺刺心,“本身应该是高高兴兴去拜年,爆竹皮味再加上空气污染,结果一路上一家子都戴着口罩,我心里总觉得,这样的年有些不乐呵,所以还是少放点炮,为蓝天出份儿力吧。”

抢完红包逛庙会 一样能添年味

“今年我确实是一点烟花炮仗都没买,往年虽然买的也不算多,但至少会准备几挂一千响的鞭炮,留着除夕晚上放。”昨天中午,在龙潭庙会门口,傅先生告诉记者,自己家住附近,由于今年北京三环内并没有设置销售烟花爆竹的点位,“索性也就不买了”。“曾经老家儿有讲究,说是三十晚上点鞭炮能去晦气,初一一早点几挂,能图个新年好彩头。今年也算破了例,主要是没见着摊位,也就少了点念想。其实这也对,否则你这边呼吁市民少放爆竹,然后摆一大堆烟花摊位,再出好多礼花新品种,那不是刺激消费嘛。”

记者问不放鞭炮会不会觉得少些年味,傅先生向记者展示了刚刚从庙会买到的一系列小物件,“陪家人一起逛逛庙会,不也是过年嘛,今年放炮的人少了,但也有一点爆竹声,也挺喜庆。”傅先生认为,逛庙会、手机抢红包一样可以增添“年味儿”,“听说年轻人过年前好几天就开始集福字了,三十晚上还会叫着我们一起抢红包,很热闹。”